ENGLISH中文

上一页     下一页

【2018】王音谈友谊 — 杜可可



  选择这个词做展览题目,是因为从感性上我觉得我们需要和过往以及‘他者’建立起一种友谊关系。

 

    我以为“友谊”本身就是一种未完成的状态,它包含着“缺失”,需要修复。人们常说增进友谊,为什么说增进,就是因为它本身有不足。选择这个词做展览题目,是因为从感性上我觉得我们需要和过往以及“他者”建立起一种友谊关系。另外一点是我的绘画也处于一种未完成状态。或者说,在东亚,油画这个媒介就是一个“未完成”之物,而我更愿意把这种未完成理解成一个可以感知的状态,或者说一种处境,它包含对于“修复”的期待,或者说通过“友谊”而获得生机。

 

    这次维他命的空间给我提供了一个利用自然光的机会。通常在公共美术馆或者画廊标准的白立方空间里做展览,你需要适应它的展览范式。但看过镜花园的展厅后,我发现它有一些别的可能性。通过画廊和建筑设计师的协调,我们对空间做了很多相应的改造,比如把(其中一扇)门改成了落地的大窗户。而且比较好的一点是,最后你基本感觉不出来有什么改造的痕迹,好像空间本来就是那样。

 

    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测试在不同的天气状况下,一天十二个小时内空间光线的明度变化,最后选择出了十四个点,放了十四件作品,基本上就是依据光源面积寻找与它匹配值比较高的作品尺寸。也就是说,布展是按照光源的区域,而不是根据作品的内部逻辑来做的。因为长年以来,我的工作习惯是完全不用灯光画画,照明只借助天光,也就是日光。我不太能在灯光下辨认颜色,所以晚上我从来不工作。

 

    我在准备这个展览的过程中,从自己一年多的作品里大概整理出了三个部分。第一部分是边疆民族,主要是跟主展厅分开的那间茶室里的两件作品,包括题为《夏素夷》的少数民族人物肖像,和画渤海湾的那张风景画。就渤海湾那件作品而言,我想让它处于一种写生的状态,所以尺寸很小,就像一张普通的风景画。第二部分是友谊,包括三张花卉,还有戴手套采花的人物画。剩下一部分是日常(生活)的陌生性。但实际布展的时候,除了第一部分以外,剩下的全按光源布局打散了。我觉得没必要一定按作品本身的逻辑走,就是只看哪个光源适合挂哪件作品,这样整体同样可以构成一个的感觉系统。

 

    我希望这个展览给人的感受是做得很细心,但同时又非常平实,就像呼吸。另一个希望是观众看我的作品时能有一种阅读感,也就是说希望展厅里人不多,人能够在展厅里停留,光线的变化也是个很好的辅助。